真假人生

以下爲回覆高中班QQ羣郵件個人近況的內容:

沒有電話,新浪微博:http://weibo.com/liye5

在深圳一家外貿電商做 SEO,業餘 Python Coder 及字體排印愛好者,夢想的話,不求能像 Type Project 那樣爲東亞字體帶來巨大技術進步,只希望以後能用 Programming 上的積累爲中文 Typography(字體排印) 出點力。也希望大家瞭解到字體是一種需要設計師用精力和時間創作的作品,是值得應有回報的,也有正版盜版之分,比如:玩魔獸世界想把遊戲字體修改成一款非操作系統內建字體的時候,請找相應字體商買個人授權(比如方正字庫已經在淘寶開賣,花不了幾塊錢),而不是 Google 相應字體 ttf 或者 otf 字體文件下載。看出來了吧,以上,都是瞎雞巴扯淡的,包括第一行。重來。我電話 xxxxxxxxxxx(原文是真號碼,在此隱藏), 因爲在大學的時候養成了對電競的熱愛,畢業之後直奔上海投靠一網上認識的朋友去了一家業餘星際2戰隊,每天練習量很大,時間超過十小時,奈何天賦有限,一直沒能出成績,有退役念頭。因爲戰隊練習時間是從下午開始到深夜,所以上午早起打着一個「程序員燒餅」的假招牌補貼收入,畢竟戰隊的那點工資還不夠活的。嗯,還是瞎掰的。大學剛開始的時候喜歡上一個小胸清新掛姑娘,表白失敗後,又想起高中時期暗戀的班花妹子,不甘心之餘打電話問她你對我是否有過感覺,得到否定的回覆之後(想來也是一定的),開始懷疑人生,急需心靈慰藉,還好我有張懸,度過那段玻璃心破碎的日子。也正是那段時間開始真正瞭解音樂,也萌生了做音樂的念頭,於是有樣學樣,背着一把貝斯,中途輟學北上北京,剛在北京的那幾個月窩在朋友一地下室每天練習,潮溼陰冷,樓上是雞窩,樓上老闆對我很好,說只用給小妹小費不用給鍾錢,即使這樣,我還是沒錢玩。時來運轉,有個很能唱的朋友找到我看要不要去酒吧幫忙,當然也有演出的機會,之後就慢慢活得像個樣子了。文青當道,國內音樂節開始變多,日子看起來有點盼頭,現在和哥幾個組了個樂隊,混跡北京各 Live house 和酒吧。

Tags: 自勉 瞎掰

一次登山

除了偶爾打打籃球之外,我不算一個愛戶外運動的人,來深圳一年多除了離得比較近的南山被朋友拉去爬了一次之外,就沒有去過其他地方了。

最近看了 metaphox 的博客,文章都寫的很有趣,多多少少是因為其中一些遊記讓我有了想出門走走的念頭。知道的深圳地名詞彙就那麼幾個,梧桐山也是下意識的一個目的地。週六早上七點半左右起床吃完早餐大概八點半揹包出門,7-11便利店買了水和一堆士力架(最後也沒吃幾個),坐公交到桃園地鐵站轉地鐵經過白石洲等到一同登山的妹子。東門老街等妹子上廁所的間隙碰到個要我幫拍照的亞裔美國老人,第一次和外國人說英語還算順利,就是幾張照片由於背景太亮人顯得太黑拍了好幾張才拍得像樣,離開之後還是在為沒刪掉那幾張廢照片而心裡癢癢的,(雙手抓臉)啊~!到門診部轉211公交最後十一點到梧桐山村,吃了點東西登山之行就算是開始了。

這次計劃的路線是從泰山澗上山,下好漢坡最後從盤山公路下。同行的妹子邊走邊聊微信也著實讓我黑線了幾條。雖然已是中午,山裡還是很涼快,和妹子有說有笑邊走邊聊還算輕鬆,接近半程的時候妹子已經面露難色,本著我毫無紳士風度的傳統,使了個眼色「我在上面等你,你可以的」,就自顧自的繼續爬了。去過的一個朋友說梧桐山是多麼難爬,也讓我做了爬到崩潰的心理準備,結果就是到山頂之後并沒有想像中那麼累。到達山頂的時候接近三點,已經不是大晴天,風很大,有點冷,作為瘦子,還真有點怕被風吹跑的感覺。拿起手機打算拍照,挫手機屏幕亮度太暗,屏幕里看到的是滿嘴痘痘,於是我毅然拿起手機對著山下風景,孤獨地,摳起了痘痘。

下山已經是下午六點,坐公交到老街逛了逛,吃了點小吃,電玩廳玩了會投籃機,回到家九點來鐘。洗了熱水澡,沖了沖略感疼痛的膝蓋,上了會網,就這樣,一天結束。

Before…

  • 看了一本很棒的書
  • 學了 4 小時 Python
  • 玩了幾盤輸多贏少的 SC2 對戰
  • 看了一直以來希望看到的那種電影

準確的說,是三部電影。Before Sunrise, Before Sunset, Before Midnight. 龜速網絡讓我在一點的時候仍然只能看完三分之二的 Before Midnight,有點不甘心。一直以來喜歡邊走路邊想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只是少有像電影裏那樣,有另外一個人。電影往往只會說上一段沒有頭尾的故事,最多是粗略帶過。同樣的演員,二十年後繼續着故事,依舊是街頭邊走邊說些有的沒的,和二十年前並無二致,像電影裏說的,時間對人的影響其實那麼少。

兩個人的所有故事都像是在砂石路上的腳步聲裏,那麼平淡,那麼震撼。

湊字

國足輸泰國,男籃輸臺灣,原想中國體育競技看來是要靠電子競技了,結果 TI3 dota 2 三強無國人。星際2 WCS America 國手 JIM 雖說止步八強,但最終還是進了 WCS 總決賽,創造了歷史。好了,以免說太多關於國家榮譽、民族自豪這樣宏大的問題而暴露自己智商低(推上說關心宏大模糊的話題的人智商低於關心瑣事的人),我還是說件小事:我看到一個自信的姑娘,穿着碎花裙原地轉圈,真美好。

我經常會被幾件事情同時吸引,以至於我在很短的一段文字裏面會說到幾件事,其實,我只是在湊字,沒幹什麼實質性事情的人生階段就是在湊字,也不見得有什麼不好。看着屏幕上的文泉驛微米黑字體,想起這周對中文字體設計以及字體排印興趣的升溫,一種能讓人連接古今,關於設計、品味、技術,能帶給人更舒適閱讀體驗的技藝,是多讓人着迷,捧着一本如精美藝術品的《一字一生》,像是站在一座美妙絕倫的建築門口。我想,每個人都會對美,對藝術都有絕非「裝屄」的追求吧。

規矩

給自己定的寫作規矩是儘量只寫關於某個和自身無關的具體的話題,畢竟經常寫自己是一件極度無趣的事情。同時又給自己定了另一個規矩是至少每週寫上一段文字,這樣才會給自己一個「一直在創造」的信號,因爲「創造」,而不是消費,才決定一個人是什麼 —— 你看了什麼書,聽了什麼音樂,常上什麼高端大氣上檔次的網站,都是消費,寫一段影評、或是用 Python 寫一個網站,才是創造。

守規矩是一件能讓人愉悅的事情,一個人身上背的規矩也是一個人的骨架,支撐自己,也就是你自己。那什麼是守規矩呢?守規矩就是,半夜三點過馬路,路上一輛車都沒有,還是會等紅綠燈。給自己的兩條寫作規矩對我來說明顯是矛盾的,不過,就像電競選手平時訓練一樣,「持續練習」比「無趣」顯然更重要,所以優先第二條規矩,我寫下了這段話。

Tags: 規矩 創造

張懸和小鎂

喜歡張懸只需要一個視頻。沒有相遇,沒有相逢,卻也只有「世間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才能形容我對張懸的感覺。最狂熱的追星年紀,我只有周杰倫。多希望很早就開始聽張懸,喜歡一個歌手從不知名到知名從高中叛逆的出走到發佈唱片再到拿金曲獎,該是一件多鼓舞人心的事情。

和大部分人一樣,我是從不能說的祕密認識桂綸鎂,那時候也只是一個氣質清新的好看演員,完全談不上「迷」。在我自己給自己貼的標籤裏,肯定有一個「後知後覺」,不久前才看了十多年前的《藍色大門》,就完完全全被那副十七歲不應該有的表情(我從來都看不出一個人的眼睛會表達出什麼,只有表情)迷住了,一週的時間便留給了桂綸鎂的電影、廣告、採訪、節目。

我人生中的這一小段,就叫,「惡補追星」吧。

#迷上歌手、演員、電競明星,真的沒有區別。

关于阿叶,关于小山坳

从开始接触网络不久,我就以「阿叶」作为各类网站的 ID, 其中 QQ 昵称多年来也从没改过。这个叫法印象中是高一一个邻桌同学叫出来的,而且吊诡的是我们同班时并没有常以这名称呼,只是到高二分文理科班之后,偶尔校园相遇会以「阿叶」相称,从此便用上了这个亲切的名字。其实真名里面用的是「烨」这个字,只是小学的时候不知是什么原因一直是用「叶」的,偶尔听老爸说过和叶圣陶相联系,其实根本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样的名人。

关于网站域名 xiaoshanao, 是因为我家所在的村落就叫小山坳,也是在大学的某个无聊下午突然想起来注册的,正好也没人抢注。现在能做的也只是写些无聊的文字,不过,至少是我喜欢的一种表达媒介。另外,想起 Indie Game: The Movie 里面 Phil Fish 说的关于游戏设计的话: “It’s the sum total of every expressive medium of all times, made interactive. It’s awesome!” 游戏设计,说是第九艺术我是相信的,而这也算是我不那么靠谱的一个梦想。

一個週末

  • 打了一次飛機
  • 收到快遞送來的樂扣樂扣的收納套裝和壓縮袋
  • 整理被褥衣物放入收納盒
  • 把魔獸世界 DK 號升滿到90級
  • 玩 SC2 打敗了一次極難難度的電腦
  • 玩了一次 SC2 RPG 塔防地圖
  • 洗了衣服
  • 剪了頭髮
  • 和一眾同事吃和李雪的告別飯
  • 學了四個番茄鐘的 Python (有兩個不那麼高質量的番茄鐘)

#乡音 for 乡音苑

我老家在湖南新化,我们那个地方以前应该是有练武功的传统,读小学的时候有次暑假就上了一个师傅的武术班,练拳,压腿之类的。我爸说他以前也跟着村里一个人操过功夫,会打几套拳。现在听村里年纪大一点的人聊天的时候,经常可以听到说哪个哪个功夫很厉害的故事。离街上(县城)比较近的地方有一个很大的武术学校,小学的时候觉得里面环境蛮好,其实挺羡慕的。里面的人打架很厉害,当时真的觉得很屌。还有,小时候看到长辈是一定要打招呼的,这也是家人特别要我注意的,读大学的时候,暑假回家,我妈和我说,住对门的伯母有次看到我没对她打招呼没喊她,而很不开心,不高兴,我感觉我是书读的越多,越冷漠了。

小时候,有过几次危险的事,有一次是和老爸去池塘洗澡,他要我在岸边别下水,然后他是到池塘中间潜水捡塘底的田螺,不过小孩子嘛,不是怎么听话,那么我就慢慢往水里走,结果一脚踩空就沉下去了,我只好把手往上伸,我爸爸看到水面上伸着,就赶快游过来把我拉上来,(这是一件比较危险的事)。第二件事是有次和几个小孩到马路边上玩,有个东西掉到路中间去了,恰好这个地方有一个拐角挡住视线,我也看不到有没有车过来,也太鲁莽了,直接走到马路中央去,有个车恰好经过,踩一脚急刹恰好停在我身旁。为了这事,我的一个邻居还半夜起来喊魂,连续喊了三天,这是我们那的迷信,就是说小孩子被吓着了,就把魂吓走了,所以一定要喊回来。还有一次惊险的事是,我爷爷陪我去田里玩,之后他便和另外一个放牛的熟人聊起天来,没注意我,结果是我玩到牛旁边的时候,牛用它的角把我T恤撩起来,把我整个人抬起来,我爷爷看到吓死了,大叫一声,牛就慢慢把我放下来。这是小时候印象很深的三件事。